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文献研究所
欢迎光临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文献研究所网站,欢迎查阅本站文献库,也非常乐意与您交流!
站内搜索 Search
快捷导航 Quick link
资料室
友情链接 Friend link
当前位置: 首页  成果展示  标志性成果
〖传媒之声〗中医药巨著《中华医方》问世
作者/来源:     2016-01-23

【新华日报】中医药巨著《中华医方》问世

本报讯  南京中医药大学21日传出消息,该校中医药文献研究所孙世发教授主编的大型中医方剂类书《中华医方》,已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据悉,这是迄今为止收方最多、临床实用性最强的中医方剂类巨著,填补了《普济方》问世620余年来以病症列方大型方书的历史空白。

《中华医方》由孙世发教授历时10年主编而成,全书共有12册,分列伤寒、温病、内科、妇科、儿科、外科、骨伤科、五官科、眼科等类别,以病症为篇目,收载方剂88489首,包括古代经方、时方、名老中医方子以及食疗方、养生方等,篇幅达2800余万字,既可以作为工具书来使用,也可以作为临床医生案头必备的读物。该书是继《中药大辞典》《中医方剂大辞典》《中华本草》后,南京中医药大学专家学者编纂出版的又一部大型中医药文献巨著。

“中医药要发展,中医药宝库的整理与挖掘是关键一环,而文献整理又是其中最具基础性的工作。”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程革在介绍《中华医方》的重大意义时说,2015年获得诺贝尔生物或医学奖的屠呦呦教授,就是在我国晋代葛洪《肘后备急方》这一古代方书文献中获得线索与灵感,可见中医药文献的宝贵价值,值得深入挖掘与研究。 (蒋廷玉)


首发:

新华日报(2016年1月22日11版):

https://d9dde33d71e6d3349351ac103c19b564.casb.njucm.edu.cn/mp2/html/2016-01/22/content_1366671.htm

 

 

【南京晨报】史上最全“中华医方”面世

屠呦呦从晋代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获得灵感,使得中国古代方书文献引来世人瞩目。记者昨日从南京中医药大学获悉,该校中医药文献研究所孙世发教授主编的《中华医方》正式出版,收载方剂八万多首,是迄今为止内容最新、信息最全、收方最多、分类最详以及临床实用性最强的中医方剂类书。

75斤书里收录了8万多药方

《中华医方》全书共12册,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全书分列伤寒、温病、内科、妇科、儿科、外科、骨伤科、五官科、眼科等类别,以病症为篇目,收载方剂88489首,篇幅2800余万字。该书填补了明代《普济方》问世至今620余年以病症列方之大型方书的历史空白。

记者昨天看到,这套全书厚厚一摞,分量沉甸甸。“称了一下,有37.5公斤。”孙世发介绍,书的原稿更重,单面打印,字号也大一些,加起来恐怕要接近100公斤。

为了这部全书,孙世发他们从最早的《黄帝内经》开始,遍寻散落在不同时代的古代方书,前后共翻阅了2000本文献,投入90多个专家,耗费10年时间,终于完成这部鸿篇巨作。除古方外,此书还收载了1986年到2008年的新方,比如专治脂肪肝的药方等,大约5000多首。

没有经费10年编纂而成

记者了解到,南京中医药大学此前已编纂出版了《中医方剂大辞典》,该书是我国历史上最完整的中医方剂学著作,但因为以方剂为单位,难以根据病症搜索药方,使用起来不太方便。

能否编纂一部以临床病症为纲的方书,既有工具书的性质,又有实用性呢?孙世发2002年就着手开始准备, 2005年正式启动了编写工作。与其他几部大型医学工具书编纂不一样的是,《中华医方》启动时没有立项,没有经费,没有固定的编写团队,这对孙世发以及他的“临时团队”是一个严峻考验。

在编书期间,孙世发除了完成自己的分内工作外,不参加任何会议,不申请任何项目,不带研究生,全身心进行编写工作。团队里的小伙子、小姑娘们,都把十年的青春奉献给了这部书。直到2015年,《中华医方》正式结集出版。

糖尿病类似古代“消渴症”

“古代和现代的很多病名不同,这给编写带来了很大的难度。”编纂团队的李崇超老师说,现代有些病症的名称,在古书里找不到,比如糖尿病,和古代的“消渴症”类似,但又不完全等同。又如古代的“肝实证”,可以对应现代的高血压、中风、黄疸、肝炎、脑血管病变等多种病症。有一些病症,不同时代叫法也不相同。

“还有中西医病名也不一样。比如中医里的哮喘、气胀,和西医的肺炎、上呼吸道感染等有交叉。”李崇超说,这些病都需要区分、归类,对编写人的文献功底和临床功底是很大的考验。

治感冒不同时代方法不一样

孙世发团队发现,对于一些病症的治疗,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方法。如感冒,汉唐之前的方剂大多以辛温解表为主,后世的方剂则出现了大量辛凉解表的方剂,表明不同时代对感冒的病因认识和治疗方法在不断发展和累积。再如黄疸,汉唐与明清治疗的方药既有联系,又有很大差别。

这部书还收集了一些食疗方、养生方,建议在医生指导下使用。比如双耳汤(黑木耳加白木耳)可以降血压降血脂,当归生姜羊肉汤可以驱寒。通讯员 刘丹青 记者 王晶卉


首发:

南京晨报(2016年1月22日A10版):

https://f7c8cb51692dcabd966cf560ac8868ab.casb.njucm.edu.cn/mp3/html/2016-01/22/content_1366894.htm

 

 

【南京日报】史上最全“中医药方大全”出版

本报讯(通讯员 刘丹青 记者 谈洁)南京中医药大学昨天传出消息,该校中医药文献研究所孙世发教授主编的《中华医方》正式出版,收载方剂8万多首,是迄今为止内容最新、信息最全、收方最多、分类最详以及临床实用性最强的中医方剂类书。

据介绍,《中华医方》全书共12册,分为伤寒、温病、内科、妇科、儿科、外科、骨伤科、五官科、眼科等类别,以病症为篇目,收载方剂88489首,篇幅2800余万字。该书填补了明代《普济方》问世至今620余年以病症列方之大型方书的历史空白。 

为了这部全书,孙世发团队从最早的《黄帝内经》开始,遍寻散落在不同时代的古代方书,前后共翻阅了2000本文献,投入90多名专家,耗费十年时间。除古方外,此书还收载了1986年到2008年的新方,比如专治脂肪肝的药方等,大约5000多首。

与其他几部大型医学工具书编纂不同的是,《中华医方》启动时没有立项,没有经费,没有固定的编写团队,这对孙世发以及他的“临时”团队是一个严峻考验。编书期间,孙世发除了完成自己的份内工作外,不参加任何会议,不申请任何项目,不带研究生,全身心进行编写工作。直到2015年,《中华医方》正式集结出版。 

古代和现代的很多病名不同,这给编写带来了很大的难度。编撰团队的李崇超老师说,现代有些病症的名称在古书里找不到,比如糖尿病,和古代的“消渴症”类似,但又不完全等同。又如古代的“肝实证”,可以对应现代的高血压、中风、黄疸、肝炎、脑血管病变等多种病症。有一些病症,不同时代叫法也不相同。“还有中西医病名也不一样。比如中医里的哮喘、气胀,和西医的肺炎、上呼吸道感染等有交叉。”李崇超说,这些病都需要区分、归类,对编写人的文献功底和临床功底是很大的考验。


首发:

南京日报(2016年1月22日A06版):

https://d990f3499b93904f22bfdab6c62897e0.casb.njucm.edu.cn/njrb/html/2016-01/22/content_182784.htm

 

 

【扬子晚报】南中医教授团队耗时十年编写《中华医方》

扬子晚报讯 (通讯员 刘丹青 记者 蔡蕴琦)记者昨日从南京市中医药大学获悉,该校中医药文献研究所孙世发教授主编的大型中医方剂类书《中华医方》耗时十年,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全书共12册,分列伤寒、温病、内科、妇科、儿科、外科、骨伤科、五官科、眼科等类别,收载方剂88489首,篇幅二千八百余万字,是迄今为止内容最新、信息最全、收方最多、分类最详以及临床实用性最强的中医方剂类书,填补了《普济方》问世至今620余年以病症列方之大型方书的历史空白,也是继《中药大辞典》《中医方剂大辞典》《中华本草》之后南京中医药大学专家学者编纂出版的又一部大型中医药文献巨著。

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孙世发以及他的团队不计名利、埋首编纂。在编书期间,孙世发除了完成自己的分内工作外,不参加任何会议,不申请任何项目,不带研究生,全身心进行编写工作。孙世发教授说,《中华医方》对一些医方的源流、出处、疑点进行了重新考证,对病症论述、病名考证以及病症之间的联系,都进行重新分类和论述,如脾胃病,有嗳气、呃逆、恶心、胃痛、胃胀等不同症状。除古方外,还收载了1986年到2008年的新方,大约5000多首,增加了40多万字的新内容。这部书中还收录了不少养生食疗方。比如大寒季节,可以在家煲当归生姜羊肉汤,起到驱寒保暖的作用。想降血压、降血脂的朋友可以煮“双耳汤”,把白木耳和黑木耳一起煮。孙世发建议,《中华医方》上的方子最好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首发:

扬子晚报(2016年1月22日A28版):

https://0d679fba181169ad97ee7f1f86397dd4.casb.njucm.edu.cn/html_t/2016-01/22/content_272862.htm?div=-1

 

  

 
【中国新闻网】65岁中医教授历时十余年编撰方剂类书
收载方剂88389首

中新网南京1月21日电 (盛捷)历经十余年、成书12册,收载方剂88489首,篇幅二千八百余万字……21日,记者获悉,南京中医药大学65岁的教授孙世发近年来不参加任何会议,不申请任何项目,不带研究生,全身心进行编写大型中医方剂类书《中华医方》。

眼前的孙世发面色红润,气色很好,不像已过花甲之人,眼神坚定中带着一丝倔强,也正是因为他对中医事业的追求以及对传承中医的执着和责任,让他在面临众多困难之时,依然不放弃,坚持耗时12年完成这部大型的中医药文献巨著。

《中华医方》对一些医方的源流、出处、疑点进行了重新考证,对病症论述、病名考证以及病症之间的联系,都进行重新分类和论述,该书将药物组合的主要功效放到相应的病症下面,便于临床医生查找,除古方外,还收载了1986年到2008年的新方,总之,古往今来针对与此病症的医方均有罗列。

“如感冒,汉唐之前的方剂大多以辛温解表为主,后世的方剂出现了大量辛凉解表的方剂。再如黄疸,汉唐与明清治疗的方药既有联系,又有很大差别。通过脉络梳理,对中医的病症、治法、方药的历史就十分清晰。”孙世发介绍道,此外,书中还收集一些食疗方、养生方,建议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说到,编著此书的缘由,还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中医方剂大辞典》。据悉,该部书收集了中医有史以来散在于各类著作中的全部方剂,是我国历史上最完整的中医方剂学著作,并于1999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当时,评审专家提出了一点希望,因为《中医方剂大辞典》以方剂为单位,作为查阅方剂的工具书,虽价值高,但作临床指导资料书,并不方便。因此,已经去世的《中医方剂大辞典》主编彭怀仁教授生前就想再编纂一部以临床病症为纲的方书,以病统方,既有工具书的性质,又有实用性,并多次与该书副主编孙世发提起,初定书名为《中医方海》。

自那时起,孙世发便下定决心去编纂一部这样的书,他翻阅大量的古代医学文献。2002年,孙世发着手开始准备;2005年,孙世发正式启动了编写工作。与编纂其他几部大型医学工具书不一样的是,《中华医方》启动时没有立项,没有经费,没有固定的编写团队。孙世发运用自己的“个人魅力”召集了自己的研究生,博士生以及中医专家义务的去编纂此书。

曾经孙世发被查出癌症指标偏高,肺部发现阴影,而他担心的却是自己的书不能出来。终于2014年12月,孙世发团队陆续解决了编书过程中所有问题后,书稿终于交到了出版社。

据了解,《中华医方》全书共12册,分列伤寒、温病、内科、妇科、儿科、外科、骨伤科、五官科、眼科等类别,以病症为篇目,收载方剂88489首,篇幅二千八百余万字。

“这是迄今为止内容最新、信息最全、收方最多、分类最详以及临床实用性最强的中医方剂类书,填补了《普济方》问世至今620余年以病症列方之大型方书的历史空白。”南京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张策华如是说。(完)


首发:

中国新闻网(2016年1月21日):

https://ad1f0b146681c1967c42e4ccd3f4af7c.casb.njucm.edu.cn/jk/2016/01-21/7727180.shtml

 

 

【金陵晚报】南中医一教授10年编成大型中医方书

金陵晚报讯(通讯员 刘丹青 记者 汪洁)感冒、鼻炎、冬温……按照这些病症临床医生就可以查找中医药文献中所记载的对应方剂。昨天,记者从南京中医药大学获悉,该校中医药文献研究所孙世发教授主编的大型中医方剂类《中华医方》正式出版发行,该书以病统方,既可以当工具书,又具实用性,能为临床医生用方提供参考。

据了解,该部书共12册,是一部以临床病症为纲的方书,分列伤寒、温病、内科、妇科、儿科、外科、骨伤科、五官科、眼科等类别,以病症为篇目,收载方剂88489首,篇幅2800余万字,是迄今为止内容最新、信息最全、收方最多、分类最详以及临床实用性最强的中医方剂类书,填补了《普济方》问世至今620余年以病症列方的大型方书的历史空白。

“上世纪90年代,我们就编纂过中医方剂学著作《中医方剂大辞典》,但是以方名为条目,在参评国家科技进步奖时,有评审就提出虽便于查询辞目,却难以对应临床病症来索方。”该书的主编孙世发教授表示,从那时起,他就有了以病统方编纂大型方书的想法。

记者了解到,编纂该书,孙世发着实费了一番心血。从2005年决定正式开始编写,却因立项难,“没有经费,也没有固定的编写团队,我是邀请了本校和外校的一些老师,还有20位自己曾经带过的硕博士生帮忙编写,组成“临时”团队才完成的。”此外,10年间,他还潜心研究,不参加任何会议,不申请任何项目,不带研究生,每天上完课即回家整理分类。

记者发现,该书有不少创新之处,不仅对医方的源流、出处、疑点进行重新考证,还进行重新分类和论述,如脾胃病,有嗳气、呃逆、恶心、胃痛、胃胀等不同症状,该书就将药物组合的主要功效放到相应的病症下面,便于临床医生查找。

孙世发还告诉记者,该书的每个病症都体现了“史”的脉络,按时期客观收录古方还有现代方剂,“如感冒,汉唐之前的方剂大多以辛温解表为主,后世的方剂出现了大量辛凉解表的方剂,现在感冒用的‘清开灵’其实之前是用于急救热病神昏病症的,现用它清热解毒,临床用方就可以根据各时期不同的用法自己做判断。”


首发:

金陵晚报(2016年1月22日B03版):

https://20634ae60a9c3d50ad80c546c5f50cc9.casb.njucm.edu.cn/jlwb/html/2016-01/22/content_23809.htm

 

 

【现代快报】
南中医教授团队耗时十年编纂最全《中华医方》
88489首,还有养生、食疗方

屠呦呦从晋代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获得灵感,提炼出青蒿素应用于疟疾治疗,使得中国古代方书文献受世人瞩目。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从南京中医药大学获悉,该校中医药文献研究所孙世发教授主编的《中华医方》出版,全书共12册,分列伤寒、温病、内科、妇科、儿科、外科、骨伤科、五官科、眼科等类别,以病症为篇目,收载方剂88489首,是迄今内容最新、信息最全、收方最多、分类最详以及临床实用性最强的中医方剂类书。


通讯员 刘丹青 现代快报记者 金凤

 

目前国内最全、最新方剂书

《中华医方》全书共12册,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填补了明代《普济方》问世至今600余年病症列方之大型方书的历史空白。

现代快报记者昨天看到,这套全书垒起来有一米多高。“称了一下,37.5公斤。”孙世发说。

为了这部全书,孙世发和90多位专家、硕博士研究生遍寻古代方书,共翻阅了2000本文献,耗费十年时间,终于完成这部巨作。除古方外,此书还收载了1986年到2008年的新方,比如治脂肪肝的药方等,大约5000多首。

“这套书对一些医方的源流、出处、疑点进行了重新考证,对病症论述、病名考证以及病症之间的联系,都进行重新分类和论述,如脾胃病,有嗳气、呃逆、恶心、胃痛、胃胀等不同症状,该书将药物组合的主要功效放到相应的病症下面,便于临床医生查找。”

书中还收集了养生、食疗方

这套书以病症分类,整理了同一病症不同年代的治疗方剂,先简介每种病症的病因病机、治疗大法等基本内容,然后按收载方剂的原书文献的时间、卷次篇章为序收列相关方剂。

该书还收集了一些食疗方、养生方。不过,专家建议,这些方子要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南中医中医药文献研究所方剂文献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吴承艳推荐了几款养生方,例如“当归生姜羊肉汤”,主要用于血虚、月经量少、怕冷等症状。进入冬天,有这些症状的人可以吃,但要注意,这个方子容易上火,内火大的人不能吃。又如“双耳汤”,是银耳搭配木耳,木耳降血脂,白银耳则利于养阴。

神经衰弱的人则比较适合饮用“甘麦大枣汤”。“甘草、小麦和大枣,用来治疗更年期病症,可以养心安神、健脾和胃。”吴承艳说,健脾胃可以吃些茯苓造化糕、九仙王道糕。

编书时没有经费、没有固定团队

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中医方剂大辞典》,收集了中医有史以来散在各类著作中的全部方剂,是我国历史上最完整的中医方剂学著作,该书于1999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不过,评奖时,当时的评审专家提出了一点建议,这成为后来编撰《中华医方》的缘起。

孙世发教授时任《中医方剂大辞典》副主编,他回忆:“专家说,方剂辞典很全面,但是以方剂为单位,以方名为条目,如果想查询某一个病症,检索起来很麻烦。这套书作为查阅方剂的工具书,价值很高,但作为临床指导的资料书,使用起来不太方便。”

能否编纂一部以临床病症为纲的方书,以病统方,指导临床的参考书呢?2002年,孙世发着手准备,但当时人手不够,他邀请学生和部分同事参加,陆续出版了《中医肾病良方》《中医肝胆良方》《中医妇科良方》等一系列书籍。

2005年,孙世发写了报告,签了出版合同,正式启动编写工作。但与其他几部大型医学工具书编纂不一样的是,《中华医方》启动时没有立项,没有经费,没有固定的编写团队。

因为没有资金支持,原定于2010年编写完成的《中华医方》直到2015年才定稿。在编书期间,孙世发除了完成自己的份内工作外,不参加任何会议,不申请任何项目,不带研究生,全身心进行编写工作。孙世发团队在陆续解决了编书过程中所有问题后,2014年12月,书稿终于交到出版社。去年,《中华医书》正式结集出版。


首发:

现代快报(2016年1月22日B1版):

https://8622efaa3a528847ceee75b05e11a576.casb.njucm.edu.cn/html/2016-01/22/content_423813.htm


 

版权所有:南京中医药大学 中医药文献研究所
地址:南京仙林大学城仙林大道138号 邮编:210023 电话:(025)85811753 传真:(025)85811753
工信部备案号:苏ICP备110325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