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文献研究所
欢迎光临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文献研究所网站,欢迎查阅本站文献库,也非常乐意与您交流!
成果展示
标志性成果
学术成果
站内搜索 Search
请选择类别:
输入关键词:
 
快捷导航 Quick link
资料室资料查询
办公平台
友情链接 Friend link
当前位置:首 页 -> 正文阅读
《中药大辞典》
作者/来源:沈劼   发布日期:2013-5-7 13:20:58

没人能想到,一部工具书竟能成为畅销书。1977年10月,江苏新医学院(现为南京中医药大学)主编的《中药大辞典》出版,这是建国后第一部大型中药工具书,初版12万册很快被抢购一空。这部书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编写过程中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国庆60周年之前,记者走访了时任《中药大辞典》编写组组长之一的宋立人研究员。捧着凝聚着众多专家心血的《中药大辞典》,年逾八旬的宋老依然清晰地记得四五十年前编写时的一个个细节。

  20年磨一剑

  “大家都知道这本辞典是在1977年出版的,但不知道,在出版前的20年,我们就开始编写了。”宋立人打开书橱,小心翼翼地抽出三本书,这就是第一版的《中药大辞典》,书页已经泛黄,里面夹着书签和中药标本,看得出来辞典的主人经常翻阅。

  决定编写《中药大辞典》的想法,是在1958年产生的,“那个时候,各行各业都在发展,当时就有人提出要编写这样一部中药大辞典,领导一听,非常赞同。说干就干,编写工作也就开始起步了。”对于编写之初的情景,宋立人记忆犹新。

  “对于中药,历代都有总结性的著作,编写《中药大辞典》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宋立人说,我国历史上有不少医药学家,根据自身的辨药、采药、制药、用药经验修订医药文献。从载药365种、总结先秦至后汉本草成就的《神农本草经》,到南北朝陶弘景的《本草经集注》《名医别录》;从第一部由政府主持编修、颁布的药典性著作——唐代的《新修本草》,到宋代修撰的《开宝本草》《嘉祐本草》,再到载药1892种、代表历代本草著作最高水平的《本草纲目》,每一部著作都包含了当时本草领域最新的中药理论和实践经验。

  追考一个药名要一星期

  “当时,我们的压力很大,一个是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本草纲目》成书已经是400多年前的事了;另外,既然要编这样一部大辞典,就要达到全面、准确,而且要反映出最新的变化情况。”宋立人说,作为编写组组长之一的他,从总体设计、规划到编纂体例细则,从样稿的选择、写作到资料的采集,从校订到出版,每个环节都不能漏,其中的艰辛曲折,难以言表。

  “我们要求编写人员‘条条追根,字字落实’,要求引用的资料必须是原始的,不能是二手货。”宋立人说,可是中药资料浩如烟海,散见于经史子集,仅参考的文献就有2000多种,如果“条条追根,字字落实”,工作量就会非常大。要不要坚持这个做法?他说,这是必须的,工作量再大,也要一点点地核实,要不然对不起后人。

  采集资料、搜集标本的过程相当艰辛,当时学校资料奇缺,编写人员只好东奔西走跑图书馆,南京找不到去上海,上海找不到就到北京,有时为了追考一个药名的原始出处,在浩如烟海的历代典籍里上下追索,查了明清查宋元,查了隋唐查两汉,仿如大海捞针,有时要耗费上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而对于“临床报道”一项,需从报刊上找案例,找到原单位、原作者,写信前去询问,核查是否可靠,有否修正、补充,有回音、经核实的才使用,没回音的就不用。而为了搜集各种中药的标本,编写人员的足迹也遍布全国各地,“当时,为了核查中药,采集标本,除了西藏、黑龙江,其他的地方我们都去跑过。”

  工具书成了畅销书

  编写工作虽然艰辛,但在编写组数十名人员的努力下,一页页草稿出来了。就在《中药大辞典》的初稿完成了90%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编写工作陷入停顿。当时的草稿,把三个书橱都放满了。草稿会不会被毁坏?《中药大辞典》还能不能面世?编写人员的心里都没底。

  幸运的是,草稿幸免于难。1972年,《中药大辞典》的编写工作重新启动。当时,在全国各地兴起的“中草药运动”,又发现了一些中草药,这些新的变化必须加进去。

  “就这样,经过反复修订、增补,1977年10月,《中药大辞典》终于出版。从开始编写到出版,对草稿的修订,大的至少有三次,至于前前后后局部的修改、增补,不记得有多少次了。”宋立人说。

  前后历经20年,几经拼搏,这部系统总结中医传统用药经验,基本反映1949年建国以来中药科研成果的图文并茂的巨著终于诞生,填补了我国现代中药大型工具书的空白,成为当时中药辞典最高峰。

  这部书1000余万字,除上下册外还有附编,包括中文名称索引、化学成分中英文名称对照,文中还插有大量的中草药的白描图。这部书还获得1978年首届全国科学大会科技成果奖。宋立人也从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进入了50岁的知天命之年。他把壮年岁月,奉献给了这部书。

  让他和众多编写人员欣慰的是,《中药大辞典》初版第一次印刷12万册很快就销售一空。此后,又多次加印。在韩国、日本都有修订版的《中药大辞典》出版。尤其是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这部书成了畅销书,供不应求。一直到1998年,还在不断地出版,至今仍广为应用。由于其畅销,在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盗版”。“到现在,具体出版了多少次,出版了多少册,都无法统计了。”

  

    没有作者名字的鸿篇巨制

  宋立人出身于医学世家,曾任南京中医学院伤寒教研室副主任、南京中医学院中医药文献研究所所长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拥有众多的头衔。为了编写《中药大辞典》,他可以说是呕心沥血,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中药大辞典》虽印刷多次,畅销海内外,但书上却始终没有出现宋立人及其他任何一位作者的名字。

  但宋立人却毫不在意,他淡然一笑,“那时候都是这样,大家的热情都很高。编写组的人员几乎都是从早到晚地连续工作,本来是早上8点上班,很多人七点半就到办公室了,晚上11点,办公室里仍然是灯火通明,查资料、改稿子,大家都在忙碌地工作,从没有人叫苦叫累,也没有人在意名利。”

  原班人马编写《中华本草》

  《中药大辞典》的编写成功,并没有让宋立人和他的同事止步不前。上个世纪80年代,《中药大辞典》编写组的成员又加入到《中华本草》的编写中。南京中医药大学是《中华本草》课题研究的总编单位,宋立人负责指导总审组及所设的14个专业编委会的编纂工作。

  成书于1999年的《中华本草》,历时17年编纂而成,共收录中药10620味,总字数达3957.8万字。全书的重量就达到25公斤,编写过程中,全国65家高等医药院校、科研院所的507名专家倾力参与,详细翻阅古今医药书籍1100余部,引用的古今文献超过1万篇,被誉为现代版《本草纲目》,是一部集2000年传统药学之大成并显示当代科学水平、图文并茂的巨著。

  在宋立人的书橱里,《中华本草》就摆在《中药大辞典》的旁边。打开泛着清香的《中华本草》,记者注意到,书中附上了编写人员的名字,宋立人是总编。他谦虚地说,“这是大家的工作,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南京中医药大学 中医药文献研究所
地址:南京仙林大学城仙林大道138号 邮编:210023 电话:(025)85811753 传真:(025)85811753
工信部备案号:苏ICP备11032525号